第九十一章 从杀手到保镖

作者:萧风落木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ticzy.com.cn/35zwhtml/66/66238/4136400.html
文章摘要:俺的老婆是鸿钧,私怨收好错误,天净沙另议却也。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对于人家合理的建议,方闻剑一般从善如流,拿目光示意夏光光去扎紧车窗,同时笑道:“咱们往后可能还会在三爷手底下做事,更指望赚些钱养老,如非必要,绝不会让三爷不开心的。”

    方闻剑很明显的威胁暗示,洪三报以冷笑。

    “不以规矩,不成方圆。像你们这种情况,我们做也不止一次,还没任何人敢对我们食言……不用这样看我,这行当很讲信誉,你们身上绝对没有任何禁制。不过正因为我们这行很讲信誉,所以对待不讲信誉的人,也就稍微狠了一点点。”

    洪三语气明明平淡的很,偏偏方闻剑开始觉得后颈发凉,干笑道:“能对风陵城死士营动手脚的人,咱们兄弟当然得罪不起,只是心中尚有点疑问,不问清楚了,就算死也死不瞑目嘛!”

    洪三淡淡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这家伙如此老道,明显是个狠角色,方闻剑也不愿得罪太过,连连点头,耳朵竖起来听。

    “之前我接了个任务,找到一个失踪的女人,待我找到她时,她已被巫蛮捕捉,我只好一同被捉,打算到巫蛮那边再伺机传回消息,结果先零原上为赵飞尘所救。你知道,我们这行需隐瞒身份,所以赵飞尘认识我,却不认识真正的我。”

    洪三顿了顿,又道:“那女人就是关飞歌,至于其他事,我好心奉劝你们不要多问。”

    赵飞尘冷眼旁观。洪三的话的确没啥漏洞,以他所知道的,前后也都联系的上,算是合情合理,想不信都不行。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总觉得这洪三更像特意解释给他听的。

    夏光光笑道:“咱们不是杀手嘛?还负责找人救人?这个问题不算不能问的吧?”

    洪三反问道:“有大钱赚的生意,为什么不做?别说找人救人,只要钱给的足够,让我当你面自杀都成。”

    夏光光嗤嗤笑道:“钱赚再多,人死了又有什么用?”

    洪三翻了个白眼:“你没儿子孙子要养吧?”

    夏光光登时闭嘴。他连老婆都没有呢!哪来儿子孙子。

    洪三叹了口气,道:“你们几个天赋异禀,天生就能修真,所以不知道凡人想成为修真士有多难。我进这行很久,也算努力。据我估计,如果干到六十岁还没死,攒下的钱才足够找个大派供奉,把一个儿孙送进去。”

    夏光光野路子出身,不明白教派内情。

    方闻剑则出身截教,乃正儿八经的大派弟子,是以一听就明白了,笑道:“真有机会送来截教最好。三教之中,人教个个伪君子,阐教天天闹内哄,就只有截教上下团结,从不亏待门人子弟,能改善脉田的剑胎也比其他门派易得些。”

    夏光光撇嘴道:“夸上天你还不是让三教一同签发的通缉令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方闻剑气得黑脸发红,怒气冲冲的冲他舞动拳头。

    夏光光好不容易斗嘴上压他一头,却也不敢得寸进尺,嘿嘿一笑,岔话道:“怎么,脉田不是天生的么?还能后天改变?”

    方闻剑哼地别开头,根本不想理他。

    夏云轻声道:“有办法的,不过需要借助天材地宝,大都是些可遇不可求的东西,还需要以特殊的道术洗炼。所以只有几个大派才能供应,比如截教的剑胎,人教的金丹和阐教的混沌根。其中以剑胎相对容易,因为主料便是高阶巫蛮。”

    洪三露出神往的表情,不过很快收敛:“既然消卻误会,河南福彩22选5走势图:你们往后不得违逆于我。咱们这行很讲规矩,鄙人虽然肉体凡胎,却掌有组织资源,没有我提供支援和掩护,你们实力再强,也强不过执法剑门部。”

    方闻剑摸着后脑勺干笑道:“放心吧!再被执法剑门部逮着一次,我们想活着当死士都难了。”

    洪三沉声道:“现在有些麻烦。巴川荒原向来不平静,所以凡是同路的商队都会结伴而行,尤其关飞歌身边还跟着一小队跳荡军,这可是最好的护身符,以往求都求不来的好事。我们若执意撇开他们,未免太过惹眼。”

    方闻剑皱眉道:“从这里到西川要走十好几天吧!又在跳荡军眼皮底下,认识咱们的人太多,藏不住的。”

    “是有点麻烦哈!”夏光光同样愁眉苦脸。

    存在营以往与跳荡军各营没少出任务,彼此间自然相熟,甚至和其中一部分人关系相当不错,不过他们现在的身份可不是存在营的死士,而是上了阵亡名单的死人,很难去想跳荡军熟人见到他们会怎么做。

    夏光光绞尽脑汁想了想,还是没想出办法,不由叹道:“自古巴川一条路,荒原虽大,可走的官道就这么一条,想借故绕行都不成。喂,三爷,你不是号称可以给我们提供支援和掩护么?现在怎么说?”

    洪三微微一笑:“我可以让跳荡军对你们视而不见,难点其实只在关飞歌,以她的身份,若是当众叫破赵飞尘,跳荡军就算想放水都不成了。哦,对了,她是风宇渡的未婚妻,不然跳荡军还不至于自降身份给人做护卫。”

    方闻剑、夏光光和夏云相视一眼,眼中除了不可思议,还有惊疑不定,以及……畏惧。

    大风跳荡军是大夏倾全国之力培养出来的军中之军,哪怕正面硬抗上巫蛮最精锐的部队也不落下风,绝对拥有灭国毁城的战力,除了夏皇和风陵王,谁都指挥不动。

    洪三背后的陈爷究竟是个什么人?把他们弄出死士营还则罢了,居然还能插手跳荡军?难怪人家不在意他们食言反水,这么恐怖的势力,收拾他们几个不跟玩儿似的。

    三人中,当然只有夏云对夏卫的能力心知肚明,纯是故作惊疑。

    洪三见震慑有效,露出满意的目光,慢条斯理道:“目前并没几个人知道你们‘战死’了。你们不是常和跳荡军出任务么?护送关飞歌当然也是任务。我保证跳荡军没人乱讲话,只要赵飞尘也不乱讲话,关飞歌那边其实很容易混过去。”

    几人目光一起转向赵飞尘。

    赵飞尘干笑道:“不会,当然不会。”心道:“MMD,当初老子好心把那小娘皮一路护送回风陵城,末了竟被她哄进风陵王府,差点自投罗网,如今还要给她当保镖……简直岂有此理。”

    ……z=z^2+c……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