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章 我这一剑下去,你可能会死

作者:君子与兰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ticzy.com.cn/35zwhtml/65/65134/4137453.html
文章摘要:艾泽拉斯之救赎,俊雅噬脐何及泌乳素,喜笑颜开求求你低吟浅唱。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卡拉波神殿后方的空地上,原本是德莱尼男男女女欣赏海景的绝佳景点,不过,因为战争的关系,这里树立起了一座座刻满名字的墓碑。

    面对兽人的全线压境,德莱尼最近基本都是以败退收场,河南福彩22选5走势图:几乎没有回收遇难者遗体的可能。

    为了纪念在战争中死去的同胞,他们只有用这样的方式为亡者带去慰藉和祈祷。

    站在一座崭新的墓碑前,伊瑞尔脱下手甲,纤细的指尖在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上缓缓滑过。她能叫出那上面的每一个名字,不管是不苟言笑的守备官队长,还是协助她这个新兵进行巡逻任务的同伴,以及在战火中丧生的村民。

    当然,真正让她浑身剧颤的是,她停下的指尖下,那个仅靠触觉就能辨认出来的名字。

    “你知道吗?”一遍又一遍抚摸着这个崭新的刻痕,伊瑞尔脆弱得好似一碰就碎的低声细语慢悠悠传开。

    身后,兰洛斯双手插兜,将望着大海方向的目光收了回来。

    “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Keelah se'lai,是一句祝福,我们都一致认为,最好的翻译,应该是‘愿来日同返家园’。”伊瑞尔低下了头,手指愈发用力,仿佛想要将那个名字硬生生从墓碑上扣下。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要骗我……”

    听着耳边声泪俱下的哭喊,兰洛斯没有上前安慰,他隔着对方的手指缝隙,仔仔细细打量着那个名字。

    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又是什么时候?

    奇怪,明明才这么几天的时间,我怎么就不记得了呢?

    ————————————

    到达卡拉波神殿,并不意味着安全,比包围安波里村更庞大的兽人部队在神殿的远方虎视眈眈。他们的群体实在是太庞大了,以至于德莱尼早早就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当然,他们也没有想要隐藏的意思。

    数万名兽人,浩浩荡荡横跨整个影月谷,他们可不是为了偷偷摸摸搞突袭,而是要堂堂正正,彻底覆灭德莱尼在影月谷最大的据点。

    “萨鲁法尔的行动失败了。”营帐内,黑手将桌上的信件推到了古尔丹的面前。

    看着其上的内容,兽人术士的眼中明显闪过愤怒的情绪。卡拉波神殿不仅是德莱尼的信仰之地,更重要的是,维伦也在其中。不管是俘虏还是杀死先知,毫无疑问,都能让基尔加丹高兴不已。

    但是现在,没有了传送门,强攻这座堡垒,胜算相对要低很多。

    “废物。”咬了咬牙,古尔丹还是没有忍住自己的气恼。

    黑手眉头一紧,用炯炯有神的眼睛瞪着对方:“萨鲁法尔替部落打下了一个大型聚集地,你没有资格侮辱他的荣誉。”

    “荣誉?呵呵。”古尔丹尖锐的笑声充满了讽刺的意味,“我们要做的,是取悦那位大人,否则不管是你还是我,甚至是整个部落,都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

    黑手不喜欢古尔丹这种语气,但是他亲眼见证过那位无上神明的荣光,顿了顿,低沉的嗓音极具信服力:“如今部落团结一致,一定能夺下这座神殿,你大可让他放心。”

    “我们要的不只是简单的胜利。”

    “整个影月谷的德莱尼都在逐渐聚集到这里面。”黑手当然知道对方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手指在地图上将影月谷画了个圈,狰狞的面容看起来极具威慑力,“只要赶在他们再次转移前攻破大门,兽人将尽情沐浴德莱尼的鲜血。”

    ————————————

    第二天,黎明在黑暗之星的掩盖下,显得格外昏暗。

    占星台上,盘坐在中央的维伦结束了往日的祈祷,将目光放在了前方的水晶球上,随着魔力翻涌,模糊的景色变得愈发清晰起来。

    一大早,神殿的气氛就变得格外严肃,城墙上挤满了游侠和战斗祭司,严阵以待、一丝不苟。早早便操练起来的圣骑士和战士整整齐齐排列在紧闭大门前的广场上,做好了随时迎接敌人的准备。

    “先知。”大主教奈丽一路小跑过来,“部落距离我们只剩两公里,并且还在以极快的行军速度接近,不出二十分钟,敌人的大军就会兵临城下。”

    “难民的转移工作怎么样了?”没有去追问敌人的消息,维伦是个仁慈的领袖,总是将自己的人民放在第一位。

    “影月谷还有几个相对偏远的村子没有消息。”

    “那我们还需要时间。”

    “可如果不及时开启通往沙塔斯的传送门,我们恐怕坚持不到全员撤离。”

    “展开远距离传送门会对其他通道造成影响,我们必须再等一等。”维伦的目光沉浸在水晶球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奈丽用力咬了咬嘴唇,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对方。是的,影月谷还有不到两成的德莱尼散落在外,按道理来讲,现在最稳妥的办法就是趁着还有时间,带着神殿内这更多的人先走一步。

    但是,这意味着德莱尼彻底放弃影月谷,彻底放弃了那两成的人民……

    这,她怎么能说的出口?

    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门外,一个漆黑的身影从角落中动了起来,随着一声轻叹,逐渐远去。

    维伦转过头来,看着幽暗的走廊,闪耀着淡淡光辉的明亮眼眸中,浮现起一丝名为希望的色彩。

    “先知,您要去哪儿?”

    “城墙。”

    ————————————

    听着背后喧闹的议论和不断的劝告,兰洛斯置若罔闻,独自一人站在紧闭的大门前,将斯多姆卡插在面前的地里,漆黑的长袍和斗篷迎着风,不断猎猎作响,手持一杆简陋的旗帜,站得笔直。

    不,与其说是旗帜,只不过是一张没有任何标记的兽皮而已。

    前方,数万兽人组成的浪潮缓缓涌来,黑云压城,那些原本还在不断劝说兰洛斯回到神殿内的德莱尼纷纷停下话语,满脸肃穆和紧张地注视着这支浩浩荡荡的大军。

    在距离近百米的位置上,黑手停了下来,随着他胯下的座狼发出嘹亮的咆哮,整个大军都停了下来。

    “那是谁?”

    “看起来不像是德莱尼。”

    紧跟在后低头沉思的杜隆坦听到逐夜发出一道喜悦的低吼,他缓缓抬起视线。

    兰洛斯?那个自称来自异世界的高等精灵,他在干什么?

    不会是想凭一己之力拦住整个部落吧?有这么傻吗?

    “杜隆坦,你认识他吗?”黑手很清楚捕捉到这位酋长的神态变化。

    犹豫了一小会儿,后者点了点头:“他曾经帮我的族人缓解了热病的症状,直到大酋长教给了萨满新的知识,那个孩子活了下来。”

    这就是德雷克塔尔和一众霜狼萨满转职术士的原因,虽然那股力量不详而混乱,但是,它能治愈过去在兽人社群中肆虐的红色天灾。也正是因为这样,黑手无可争议地成为了部落的大酋长。

    “看上去我们应该感谢他。”黑手笑了,每当提及促成自己地位的这件事,他都会非常高兴。

    没有借助法术,黑手粗壮的脖子如同天然的扩音器,将洪亮的话语远远传开:“陌生人,你救过兽人的性命,让开,部落可以放你一马。”

    大笑声如同瘟疫一般传遍了整个兽人部队,那令人怒火中烧的嘲讽和不屑即使是城墙上的德莱尼都深感恼火。兽人崇尚力量,而兰洛斯瘦弱矮小,所以活该被鄙夷,这是哪门子的歪理?

    反观兰洛斯,丝毫没有往心里去的意思,只是轻轻一笑,将手中勉强能称之为旗帜的东西高高举起,深深插入旁边的土地:“所以,你不知道这是什么?”

    因为对这个消瘦生物的轻视,黑手和兽人一开始根本没有去关注他和他手里的东西,直到对方发出充满力量和冲击性的兽人语,所有人都收起了方才的神态。

    不敢置信与惊讶的神色缓缓爬上了他们的脸庞。

    Mak'gora,兽人神圣而古老的决斗传统,在过去,通常用来解决氏族与氏族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至死方休,胜者为王。

    但是……

    “胡扯!”血环氏族可以说是因为传统才走上巅峰的,基尔罗格绝不会允许任何人玷污兽人神圣的过去,“你不是高贵的兽人,没有资格发起Mak'gora!”

    “怎么?”兰洛斯笑了,轻蔑得好像前方这数万大军,不过蝼蚁,“你怕了吗?”

    怒骂一声,基尔罗格正欲提着骨刀冲上前去,却被突然拦在前方的杜隆坦阻止了。

    望着独自一人直面部落的高等精灵,杜隆坦的眼中闪耀着明亮的色彩:“看,那是元素的力量!”

    随着兰洛斯的手掌搭在那柄狰狞巨剑的剑柄上,肉眼可见的白色飓风立刻在剑刃上腾升盘旋。

    “这个人,交给我。”杜隆坦抓了抓腰间的斧子,略显激动地拽动缰绳。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因为这场战争而心烦意乱,但他是一名兽人,他必须尊重先祖之魂的意志。

    信仰和理智发生冲突,矛盾迫使他几欲崩溃,他无比渴望在充满荣誉的战斗中光荣地死去,这样,至少他不用再去纠结这一切。

    而现在,正是一个完美的机会。

    “不!”洪亮的嗓门如同一记重拳击打在他的身上,出现在他前方的,是一个手持战斧的束发战士。

    “这种局面,还轮不到你这样的年轻人来代表部落。”格罗姆狰狞的笑容看起来极具威慑力,迫使逐夜不得不停下了向前的脚步,“他是我的。”

    话音刚落,格罗姆跳下座狼,步履坚定地向前而去。

    聆听着因为对方的动作而传出的嘤嘤风嚎,兰洛斯的目光不由自主停留在那柄名为血吼的战斧上,通过那独特的造型,他判断出了来着的身份。

    “你是个不错的对手!”

    “陌生人,既然你拥有元素的祝福,那么你足以得到部落的尊重。”兽人抡起血吼,充满力量的声音在兽人大军中掀起一阵高过一阵的欢呼,“我,格罗姆·地狱咆哮,以神圣的Mak'gora起誓!”

    “兰洛斯。”用尊敬的语气回应,精灵缓缓拔出巨剑,一把撕碎了长袍。轮廓分明的肌肉并没有显得多么健壮,但却结实而充满力量。更重要的是,遍布前胸后背的绿色纹路,具备十足的视觉冲击。

    他已经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害怕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促使既定的命运发生偏转。不过,令他记忆犹新的是,自己刚刚在破碎深渊获得新生时,那一刻的憧憬和希望。

    的确,历史书写了艾泽拉斯的最终胜利,什么都不做,是对战胜燃烧军团最正确的协助。

    但是现在……

    去他吗的命运!

    “来,痛痛快快地干一场!”

    抬起右脚重重踏地,混乱的暴风呼啸着拔地而起,翠绿的火焰映照在兽人和德莱尼的眼眸,掀起毁灭冲击的同时,更是点燃了他们的灵魂。

    漆黑的恶魔竭力展开双翼,随着向上的粗壮犄角直指天穹,燃烧着的绿色双眼朝格罗姆投射出无尽的威势。

    下一刻,震耳欲聋的咆哮带来风暴,如雷鸣般震慑着所有人的心跳。

    迎着对方的破胆怒吼,格罗姆没有像过去的敌人那样抱头鼠窜。恰恰相反,沸腾的鲜血堆积在壮硕的身体之下,随着一道不输对方的咆哮,他抡起血吼,在尖锐恐怖的呼嚎声中冲锋向前。

    漆黑的大剑与猩红战斧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交接在一起,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短暂的死寂,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划破了天际……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