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血鸦旅店

作者:小白兔乖乖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ticzy.com.cn/35zwhtml/41/41909/4137577.html
文章摘要:艾泽拉斯冒险指南,心寒胆落主动性弗里茨,清瘦密炼机学生宿舍。

查看最新章节,河南福彩22选5走势图: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夜色已深,但夜色镇里几乎无人入眠,家家户户都点着灯。因为就在镇子的南边,此刻正传来阵阵怪物的嘶吼和守夜人的呐喊,这些声响让每个人都知道,战况是多么的激烈。令人感激的是,艾尔罗?埃伯洛克公爵的准女婿瑞尼尔男爵也带人参加了对那头恐怖怪物的阻击,这是个可靠的好小伙,如果不是他带人赶来帮忙,怪物早就打进镇子里来了。

    公爵大人的选择简直太英明了,就该把阿尔泰娅嫁给这样的棒小伙!不止一个人是这样认为的。

    开始的时候,还不断有伤员从南边送过来,送进城镇大厅,夜色镇唯一的牧师费伦斯在那里忙的不可开交,努力的救治着这些可怜人。但是自从入夜以来,就很少再有伤员送来了,有人说前线吃紧,已经根本腾不出手往回送人了。

    屋漏偏遇连夜雨,午夜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不期而至,让人们更加增加了对南边的状况的猜测与担忧。许多等的心焦的人冒着大雨来到血鸦旅店,想要从那里得知更多可靠的消息。

    在这个终日不见阳光的小镇上,血鸦旅店大概是人们最爱去的地方之一。在平时,总有人来这叫上足够把他们灌醉的酒,喝得酩酊大醉之后摇摇晃晃的离去。夜色镇的居民从不吝啬酒钱,因为不知何时他们就会在狼人或者僵尸对村子的袭击中死去——也许就是下一次,谁知道呢?积蓄在这儿成为了一个可笑的词。

    旅店老板斯密茨夫妇是对热情的中年人,从他们的祖父那个时候起,斯密茨家族就开始经营这家旅店了。斯密茨在年青的时候还曾经是王国军团中的一员,直到他在与豺狼人的战斗中膝盖中了一箭,再也无法挥动沉重的盾牌和战斧,才回到家乡继承了这座旅店。

    血鸦旅店一层的格局与艾泽拉斯大多数的小旅馆相同,如果说唯一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二楼的客房要比其它地方多的得多,毕竟在守护者麦迪文堕落之前,无数的王国贵族都以受到卡拉赞的邀请为荣,而这座小镇又是通往那里的必经之路,几乎每天都客似云来,把旅店挤得满满当当。即使在麦迪文被洛萨和卡德加杀死之后,还是有许多对历史感兴趣的学者、垂涎于麦迪文遗留的魔法知识的法师、想要奔赴卡拉赞寻宝的冒险者以及上述这些人雇佣的佣兵在这里落脚,他们就像被腐尸吸引的秃鹫,想要从那座神秘高塔的遗产之中分得一杯羹。

    不过今天夜里,这座旅店几乎被本地人填满了。这些妇女和老人们聚集在一楼的大厅里,焦急的等待着南边传来的任何消息,任何人,只要是刚进入旅店,都会被他们围的水泄不通,七嘴八舌的询问着,直到对方表示自己完全没有任何消息,才失望的散开。

    他们就在这种痛苦的煎熬中等待着,唯恐下一刻听到的就是令人绝望的噩耗。大概过了几个小时,南边突然传来了野兽的咆哮,几乎所有人都被吓了一大跳。

    难道有其它的怪物加入进来了吗?不少人在心里胡思乱想道。

    “可能是德鲁伊,他们经常变成巨熊或者猎豹来战斗!”见多识广的老板斯密茨猜测道,他曾经在暴风城花园区见过几个暗夜精灵德鲁伊,见识过他们变形成野兽的本领。他知道这只是自己的臆测,做不得准,但为了安抚这群濒临崩溃的女人和老人,他也只能朝着好的方面想了。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完全猜中了事实的真相。

    又过了一会儿,南边传来了几声火枪发射的声音,但这几声枪响比斯密茨见过的任何矮人火枪都更大,紧接着又是一声。仿佛突然陷入了沉睡一般,旅店外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除了哗哗的雨声,远处再没有任何声音传来。怪物的嘶吼声,野兽的咆哮声,人类的呐喊声,全都消失,听不见了。

    人们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恐慌,从旅店里走出来,在大雨中往着南边眺望着。他们隐隐约约听见那边似乎有阵阵欢呼传来,这声音让他们多少松了口气,但没人敢肯定这不是自己的幻听,而且雨声太大了,几乎把所有的声音都遮盖了下去。

    就在这充满希望,但是又害怕失望,更害怕绝望的等待中,他们看到通往南边的大路上出现了一个奔跑的身影。那是一个穿着一身灰色链甲的守夜人。

    他在暴雨中跌跌撞撞的艰难前行,一直跑到城镇广场正中的喷泉处才停了下来。他看着广场上满怀希冀的居民们,然后咧开嘴,满面笑容的大喊了起来。

    “欢呼吧,我们胜利了!”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人们一拥而上,用力拥抱着这个年轻人。即使是倾盆大雨也无法浇熄人们心中的喜悦,人们欢呼雀跃,手舞足蹈,在广场上肆无忌惮的庆祝了起来。

    就在这时,更多的人影从南边的大路上走了过来,他们浑身湿透,满身泥浆,看上去疲惫不堪。看着这些鏖战了一夜的英雄们,人们停止了庆祝,纷纷涌上去,帮助他们卸下身上的铠甲,把其中受伤的人送到城镇大厅接受治疗。他们也注意到了其中那些陌生的面孔,即使不用介绍,他们也猜得出来,这些人肯定是从其它地方赶来的援兵。对于这些人,他们心中更是充满了感激之情。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广场,正在欢呼庆祝的人们却渐渐安静了下来,因为他们发现回来的守夜人太少了,大概只有出发时的四分之一。很多人在他们当中寻找着自己的亲人,但是最后的收获的却是无尽的失望与哀伤——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他们的亲人战死在了阻挡憎恶扑向夜色镇的路上。

    广场上开始响起了阵阵啜泣和哭喊声,那些幸存下来的人安静了下来,他们走上前来,安慰着这些痛失亲人的可怜人。

    “迪亚戈,我的朋友,恐怕我得离开一会儿,去把我们丢掉的伙计们找回来!”看着这些悲痛欲绝的人们,瑞尼尔男爵语气沉重的说道,“你们先去血鸦旅店休息,在那里吃点东西,喝上一杯,相信我,你们会需要这些的!顺便告诉斯密茨夫妇,你们今天所有的花费,都记在我的账上!”

    “我还有两个小队在后面看守战马,你们可以让他们帮忙驮运!”迪亚戈没有和他客气,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说道。说实话,与憎恶的战斗很容易就搞定了,并没有让迪亚戈觉得有多艰难,反倒是这一路的艰难跋涉让他们筋疲力尽,不仅仅是因为这场暴风雨,之前两天马不停蹄的奔驰赶路也够让人受的,他大腿内侧的皮肤都被磨烂了,被雨水一蛰,那叫一个酸爽。

    瑞尼尔点了点头,和他的未婚妻阿尔泰娅?埃伯洛克带着守夜人又一次离开了。一些妇女和老人赶着马车跟在他们身后,他们要去收殓自己亲人的尸体。

    迪亚戈和玛斯雷一行人则在热情的当地人带领下来到了血鸦旅店。

    “欢迎我们的英雄!赞美圣光,愿圣光永远与你们同在!”刚一进门,热情的老板斯密茨就高声喊了起来。

    “永远赞美!”迪亚戈连忙回应道。

    “伙计们,我想你们最好先到客房里擦洗一下,换身干燥点的衣服,”老板适时的送上了干燥的毛巾,好让他们擦拭湿漉漉的头发,“这样等你们再下来的时候,就可以看到给你们准备的热气腾腾的食物了!”

    迪亚戈愉快的接受了这个建议,他们在女招待玛贝尔?索拉什的引领下住进了楼上的客房。说实话,这儿的居住条件算不上特别好,毕竟,在一个常年阴暗潮湿的环境里,你能过多的指望什么呢?不过老板娘崔莱尼已经尽量做到了最好,这儿的床单都是一天一换,每个房间每天晚上都会送上两壶热水——当然,在这种条件下,你不能指望每天都能洗上热水澡。

    旅店的房间与别处并无不同,除了屋角因为常年的潮湿而有些霉斑以外。客房有三种档次,单人间,双人间,以及套间,还有一种就是供手头比较紧的旅客们居住的,一个屋子里能装十来个人的大通铺。但不管怎么说,这个旅店住下半个风暴之鞭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在这种鬼天气,已经不能要求更多了——在温暖的壁炉边休息和在大雨滂沱的幽暗森林里露宿,你会选择哪个呢?

    几乎每个人进屋的第一件事都是脱下身上已经湿透的衣服,换上衣柜里准备的干衣服——一套略带潮气的亚麻长裤和衬衣。迪亚戈把身上的龙皮皮甲也脱了下来,神奇的是,这件黑龙龙皮制成的皮甲依然保持着干燥,即使是那么大的暴雨,都没有让它变得有一丁点儿潮湿。

    在盥洗完毕之后,一行人神清气爽的回到了楼下。

    他们惊讶的发现,桌子上都已经堆满了食物,既有野猪火腿、熏肉、玉米面包、暴风城奶酪这样的常见食物,也有黑蟹蛋糕、干烤狼肉串这样的暮色森林特产。而且每张桌子上还放着一瓶当地特产的僵尸酒,这种酒据说烈的连死人都能给喝活过来!不过在这种天气里,这种烈酒简直太应景了。相对来说,调酒师汉恩准备的月光酒就没那么受欢迎了,只有暗夜精灵还算给面子,来了一杯。

    事实证明,食物的美味与否更大程度上取决于食客们是否饥肠辘辘。对于迪亚戈他们来说,这顿饭吃的非常满意。他们狼吞虎咽,痛饮烈酒,仿佛连身体内的湿气都被驱散了出去。

    “要我说,我们这杯酒应该敬我们好客的旅店老板,祝他身体健康,总能为我们烹饪如此美食!”酒到酣处,迪亚戈举起手中的酒杯,兴高采烈的大声喊道。

    “祝好客的旅店老板!”众人纷纷举起酒杯,大声应和道。

    一阵喧闹声中,作为习俗,老板施密茨从后厨走了出来,来到迪亚戈的桌前来了一杯,以答谢客人的厚爱。

    “老板,你知道今天的那个怪物是什么来历吗?”一旁的暗夜精灵借着酒意问道。

    施密茨的脸色微微变色,看上去并不想说,但是架不住风暴之鞭的家伙们一个劲儿在旁边起哄。

    “说说吧,那个大家伙都已经被我们干掉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就是,即使有,我们一会干掉它的!”

    “好吧,好吧,那我就说说,”施密茨叹了口气,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倒上一杯酒,讲述了起来,“这件事的起因还要从一年前说起……”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