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害怕

作者:翡胭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ticzy.com.cn/35zwhtml/31/31978/4181496.html
文章摘要:锦上花,吉隆坡白矾美言,打猎卫星地面博德。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医道官途 天眼 校花的贴身高手
    穆嫣跟在陛下身后,一路往盛王所在的景秀宫去。

    盛王虽然封了王,但年岁太小,所以,虽然赐了府邸,但却一直都不曾搬出去,仍旧住在柔妃寝殿附近的景秀宫。

    这里离方才设宴的云水阁不远。

    小李子公公要请御辇,陛下却道,“不必了,我和穆五小姐走过去。”

    穆嫣看了眼陛下的腿,“您的腿伤刚愈,不如还是......”

    陛下打断了她的话,“不碍事。”

    说着,便大步跨前走去。

    穆嫣无法,只得跟在他身后。

    她心想,或许陛下单独叫自己出来是有话要说吧?而若是他坐着御辇,就没法好好交谈了。总不能,她也爬上去和陛下一块儿坐吧?这不成体统。

    这样想着,她便安安静静地跟着,只等待陛下对她开口。

    沿着云水阁出去,便是一片曲曲折折的回廊,回廊外是波光粼粼的湖面,这里之所以称作云水阁,便是因为这道景。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都是沉默的,但终于陛下还是开口了。

    他挥了挥手,示意小李子公公往后退,然后才道,“有句话我该先跟你说清楚,免得你等会儿心里害怕。”

    穆嫣愣了愣,“什么?”

    害怕?为什么会害怕?

    她几乎已经断定,景秀宫内不会有盛王在。盛王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已经出宫,反正不会在景秀宫里待着。

    甚至,她也假设过,陛下既然邀请她前往诊病,说不定,景秀宫里会有一个盛王的替身在。

    她穆嫣一个平城小地方来的姑娘,到皇城不过大半年,从来都不曾见过盛王。

    所以,对她来说,只需要出现一个生了病的七岁的男孩子就行了,陛下说他是盛王,他就是盛王。

    可是,陛下却说,她等会儿会害怕?

    陛下叹口气说,“我知道皇城已经有谣言说盛王已经没了,但并非如此。”

    他回过头来,深深地望了穆嫣一眼,“盛王得了一种奇怪的病,金太医说,似毒非毒,他能力有限,无法根治。原本,这件事是朝中机密,除了我、柔妃和金太医,连老霍头都不知道。但......”

    陛下的眉头微微有些舒展开来,“我觉得,你可能可以治好盛王的病。哪怕治不了,你也一定会保守这个秘密的。”

    穆嫣微微一怔,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却有一股暖流涌过。

    连霍王爷都不知道的机密,陛下却愿意告诉她,不只是因为她如今是名震皇城的神医吧?

    她连忙说道,“我会尽力的。”

    陛下点点头,继续说道,“半年前的一个夜里,盛王忽然全身起了疹子,很快,他的身上脸上都起了水泡。孩子年龄小,忍受不得剧痒和疼痛,所以就不停地抓,水泡破了,形成了血瘤,遍布全身。”

    他目光中闪过不忍,“金太医起初怀疑他得了水痘,但不是。水痘传染,但伺候他的那些人一个都没有类似的症状。”

    穆嫣皱了皱眉,“难道是中了毒?”

    陛下点点头,又摇了摇头,“金太医也是这样怀疑,但也不像。所有的毒要么是内服,要么是受外创,可是盛王前一日肚子不好,那天除了喝过水,没有进食。他身上也没有创口。”

    他接着说,“我们用银针试过了,他的血液是干净的,并没有中毒。”

    穆嫣想了想,“莫非是过敏?”

    她连忙解释,“就跟霍家的那两位公子一样,一旦碰到某些东西,就会有反应。霍大公子会引发咳喘,严重时还会危害性命,霍二公子则会全身发皮疹。”

    陛下摇摇头,“我也秘密地请了无为大师入宫,并不是过敏。”

    他长叹一声,“我大概猜到了这事是谁做的,但无凭无据,还没有到撕破脸的时候。然而,盛王不过是个七岁的孩子,受这苦楚实在是让人心疼。”

    穆嫣顿了顿,“那盛王如今的情况如何?”

    陛下苦笑道,河南福彩22选5走势图:“全身上下都是血瘤,没有一处完整的肌肤。金太医设法将他的痒痛控制住了,但这外表上却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他回头说道,“我们也曾想要去寻找鬼医,但鬼医的踪迹实在难寻,如今也只有寄希望于你了!”

    至于为什么要故布疑阵,那不过是让动手害人的人自己心中犹疑不定。

    盛王到底死了吗?

    今日之后,一定会有人要验证这个答案,到时候,景秀宫就是天罗地网。

    穆嫣跟在陛下身后进了景秀宫,果然,诺大宫殿,没有几个宫人值守。

    不过,敏感的她也察觉到这里四周隐匿着数量庞大的暗卫,既是守护着屋子里的盛王,也是在抵挡着可能来侵犯的人。

    门“吱呀”被推开了,一个少年的声音响起,“是谁?是父皇吗?”

    穆嫣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看到一张血肉模糊的红色的脸。

    也幸亏陛下提前告知,她有了心理准备,否则乍然看到,一定会被吓到的。

    这也难怪柔妃没有到景秀宫来了,就算是亲生母亲,看到这样一张脸,也是要吓晕过去的吧?何况,柔妃到底是个娇滴滴的弱女子,承受力远不如自己。

    陛下不忍地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又张开眼。

    他脸上挤出几分笑意说,“槐儿,是我,是父皇。”

    少年笑嘻嘻地奔了来,他双手套着手套,想要拉住陛下的手,却被身边伺候的大太监一把拉住。

    穆嫣看到了少年眼中的失落,想了想,便笑着说,“见过盛王殿下,还有我。”

    她顺势拉过少年的手,“我是安国公府的穆五,你若是不介意,可以和我玩。”

    盛王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就笑了,“你不怕我?太好了。”

    他拉着穆嫣到了里屋,“你说,我们玩什么?你会下棋吗?呀,你也会九连环?”

    穆嫣注意到,景秀宫整座宫殿都没没有任何铜镜之类可以反光的东西。

    所以,盛王这小家伙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的脸成了这个样子吧?

    虽然,盛王也算是她和哥哥的对家,但到底有着血缘之亲,她心中一时动了隐侧之心。

    她笑着说,“我会。我不仅会下棋,会玩九连环,我还可以教你玩迷宫呢。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先做一个游戏好吗?”

    盛王眨巴眨巴着向往的小眼神,“什么游戏?”

    穆嫣指着床榻说,“我演太医,你演病人,你先躺下来,让我听听脉可好?” 2k阅读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